霍芬海姆队歌歌词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散文 敘事散文
  • 正文內容

問炊煙去了哪里?

閱讀:861 次 作者:趙文新 來源:一起問道 發布日期:2018-11-29 10:08:12
基本介紹:改革開放四十年征文作品展示。

  “曖曖遠人村,依依墟里煙”,兩句有名的詩句描繪鄉村暖人的場景,多少年來人們吟誦著,成為回憶鄉愁的意象。今年春天,當我跟隨延慶鄉村記憶攝制組到各村采寫,風箱、灶臺、降蓬等廚房物品變成記憶的時候,感受著鄉村生活的變化。

  我記事起,是上世紀70年代,農村做飯每家都拉風箱燒大鍋,莊稼秸桿、樹葉是當時填充灶膛的主要燃料。那時候一日三餐,村莊騰起的裊裊炊煙,成為孩子回家吃飯的標識,也是農村別樣的景色。上世紀70年代中后期,我放學回來,每天的“功課”,除了很少的家庭作業,就是為家里柴米油鹽中的“柴”去分擔。我們幾個小伙伴趕快“武裝”起來:背上背著用荊條編的桶形大簍子,手上拿著長長的竹筢子,到公路兩旁或樹林里摟樹葉。每當弓著身子,背著滿滿一簍子落葉,踏著夕陽回家的時候,仿佛看到拉風箱的大灶中,帶著青煙的火苗呼呼地燃燒著,嗡嗡直響。那時侯就很生動地說:“火笑了!”心中溢滿了快樂,覺得自己也能幫父母做點兒事了。眼看著家里的樹葉堆高了,像小山了,覺得很富有,就像家里有了存款,睡覺都踏實。家里秸桿少,一般過年過節做些花樣飯菜的時候再燒,平時都燒樹葉。樹葉燃燒得快,遇到貼玉米面餅子可要忙乎開了。先往灶膛里塞進一大把樹葉,拉幾下風箱火著了,趕快涮一下手,摶摶玉米面往鍋里貼餅。不是有句話冷鍋貼餅子——蔫溜了,貼餅子一定要熱鍋。貼了幾個,再蹲下去往灶膛攢一大把樹葉。手上沾了樹葉沫,再涮一把手,往鍋里貼餅子。一頓飯下來,攢柴、燒火、洗手、貼餅,反反復復,鍋上鍋下手不停,忙得不可開交。若是趕上陰雨天,柴火不干,趴在灶膛上用勁吹火,忽的一下,躥出火苗,把前面的頭發撩了一撮,頭發很長時間還發黃發焦。

  進入上世紀80年代,我家買了小蜂窩爐子,每天燒三塊煤,就可以燒水、做飯。紅紅的小火苗躍動著,每天看著水壺在火上裊裊地升騰著水汽,聽著水聲“嗞嗞”地響著,一種美好的輕松悠悠地劃過心底。再也不用煙熏火燎地拉風箱、燒大鍋了,感覺生活的步履又邁開大步向前走去,腳印清晰可見。十幾元錢買的蜂窩爐子,替代了祖傳多少代的大鍋大灶,小小的變化,引發我們多少欣喜和寬慰啊!

  上世紀90年代,我參加工作后,家里添置了煤氣罐。開始是用火柴點火,當火柴點開煤氣罐灶頭,“嘭”的一聲響起來,據說煤氣不純,黃藍相間的火苗呼呼地著了。煤氣灶有兩個灶頭,同時做飯,方便多了。我家的煤氣灶成了當時農村中的奢侈品,煤氣架擺在堂屋。時有鄰居過來看,母親給他們演示,自豪感隨著紅紅的火苗向外燃燒。每次做完飯,都用塑料布蒙上,就像縫紉機一樣小心翼翼地呵護著。但換煤氣是個力氣活,連罐帶氣五、六十斤,力氣小的還扛不動。農村沒有換氣站,用完一罐氣需要到縣城來換。我家使用的時候,想方設法省著用。飯未做好,趕緊關上煤氣灶,用余溫再加熱一下;或者做完飯后,墩上一壺水,水溫了,再從小蜂窩上燒開。

  后來煤氣灶又更新成自動打火。每當一擰開關,火苗“刷”地著了,藍藍的火苗油畫一般鋪滿鍋底,“嗡嗡”火苗的聲音,就像一首小夜曲悠揚動聽,做出的飯菜覺得更香甜了。如今,天燃氣管道又悄然走進尋常百姓家,我家正享受這種福利。每天像開自來水一樣開氣兒,省事、快捷地做飯、炒菜,讓我在享受烹調樂趣的同時,能更好地品嘗舌尖的美味。還有電磁爐、微波爐、光波爐等現代化產品填充廚房,使廚房來了一場革命,昔日圍著鍋臺轉的情景留在回憶中,留在走過的時光里。

  村莊不見炊煙,問炊煙去了哪里?改編幾句歌詞抒發改革開放四十年的變化。“不見炊煙升起,做飯更加從容滿意。愿你變作彩霞,見證生活的日新月異!”

標簽:敘事散文,征文作品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霍芬海姆队歌歌词 90比分网即时比分 幸运彩票app手机版 聚宝汇手机客户端下载 赢咖时时彩平台注册 老北京时时开奖结果 北京时时开奖 球探比分网 北京塞车开奖结果 时时彩两个号如何刷返点 米兰国际网站 快速时时是官方吗 单机二十一点 重庆时时龙虎怎么加盟 北赛车pk10直播手机版 html文字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