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芬海姆队歌歌词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小說 短篇小說
  • 正文內容

最后,我們都一個人裝瘋賣傻

閱讀:308 次 作者:無極風 來源:問道文學 發布日期:2019-05-10 04:08:27
基本介紹:

  “林裊裊,你就是個傻叉。”莫貝貝曾不止一次的說。

  原因很簡單,第一次看到裊裊,是在貝貝七歲的時候,那天她實在忍受不了父母的爭吵,一個人在街上亂逛時,看到貓一樣可憐的裊裊躲在樹下哭,就坐在了裊裊的旁邊,知道裊裊紅腫的眼睛看到她,滿臉詫異,惶然忘記了哭泣,也就是從那天起,莫貝貝成了林裊裊心中獨一無二的大英雄。因為七歲的貝貝把用石子打裊裊的小霸王項施墨狠狠的教訓了一頓并一躍成為大姐頭。

  從七歲到十七歲,她們一起度過了十年,十年,很長很長了呢,長到可以發生許多事,就像貝貝父母吵架多年,最后分開,從一而終的忽視貝貝,那天下午一向以來貝貝的裊裊第一次看到貝貝哭,隱忍的,斷斷續續的在裊裊的懷里哭,然后在那個下午,拉著裊裊走過所有去過的街道,就像在留念,然后看著淚流滿面的裊裊說;林裊裊,你真是個傻叉。

  裊裊曾不止一次的想,如果那天,她可以早一點去找貝貝,那么是否就不會有那么多的后續故事。

  十七歲的年紀,我們持著青春的資本,肆意的尖叫,發瘋的沉默,揮霍著青春給的自由與無憂無慮。我們的右腦里還存著大量的天真因子,成熟還是個新鮮玩意兒,所以就那么欠考慮。

  裊裊記得,父母離異后的貝貝像足了叛逆少女,逃課、抽煙、打架,瘋狂的發泄情緒,所有的同學都避而遠之,只有裊裊知道,她只是個缺乏安全感的孩子,她只是在報復,她只想讓父母記起她的存在,她只是害怕別人的不在意,脆弱而倔強的不肯低頭,傻傻的傷害自己,去期待那些失去已久的親情,這樣的貝貝光是安慰是遠遠不夠的,可是裊裊不知道怎么辦,直到那一天。

  那天裊裊去找貝貝,貝貝媽以為是貝貝回來了,就在屋子里尖聲喊:死丫頭,有本事你到是別回來啊。裊裊頓了一下,跑了出去,可是早已沒有貝貝的影蹤。有時候只差了那么一點,我們就錯過了那么多年,彼此的故事都不曾參與。

  貝貝走了,和一個陌生人,甚至沒來得及告別,就走出了裊裊十七歲的全部日子。

  裊裊篇

  貝貝,你還記得嗎?我們一起去看的日出,你說你喜歡聽漲潮的聲音,你說你羨慕自由張狂的海浪,可是現在的我總會在目送沿海的每一次日落時想起你,不止一次的,想你。你說:裊裊。我就吧嗒吧嗒的落淚。

  貝貝,街邊的禮品店的櫥窗里,還擺放著那個八音盒,那時候你說:林裊裊,如果你發跡了就送我那個八音盒,這樣我們走散了,你就也可以找到我。可是貝貝,時至今日,這么漫長的時光都已成了閉幕式,而你,在哪里呢?

  你看當初那個膽怯的林裊裊,天真單純的林裊裊都已經開始學會承接生活所給予的全部,處變不驚,足可以保護別人的時候,你怎么可以不見蹤影呢?

  “貝貝,如果可以,我希望我遇見的不是你。”二十歲的裊裊最后對貝貝說。

  二十歲的生日,裊裊和朋友一起去酒吧,喝得有些微醉,去洗手間回來的路上,看見一個妖嬈的女人從別人的西服里偷了錢包,鎮定自若的往外走,擦肩而過的時候,撞在了一起,抬頭的時候,仿佛時間都停止了。

  “貝貝”

  好多話想說,去最終都哽在了喉嚨里。貝貝在剎那的驚喜后,沉默著,有一世紀那么漫長吧,當嘈雜聲越來越近的時候,裊裊把貝貝推到了轉彎的地方,然后撿起錢包,和追上來的人去了公安局。

  透過車窗,輝映著這個城市最大的摩天輪,它安靜的轉動著,小時候的你,站在那里說:林裊裊,我們要永遠在一起,只可惜那年的言語,在滄海桑田里,那么的無力,而我們都開始在各自的世界里裝瘋賣傻,不透露任何情緒。

標簽:小說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 上一頁:紅紗巾
  • 下一頁:坐車
  • 霍芬海姆队歌歌词 澳洲五分彩 时时彩开奖 2018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江苏五分快三计划 188宝金博下载 广州金尊国际俱乐部 非凡炸金花玩的人多吗 北京pk赛车软件 新火彩票挂机 赛车计划软件手机版 mg娱乐电子注册送30 重庆老时时个位技巧 和乐彩票 提供最新最全面的抢庄牌九 全天北京pk10赛车计划